做對了什麼?
<針距隨筆2019大暑二>
文、攝影/林幸珍(小草)

做對了什麼
昨天回應學生問題,其中說著:
「作品完成,不代表過程中都是正確的,
那是非常深奧課題。」
沉思一夜之後,感覺有必要再述原由。

喜愛針線能牽動心靈。
唯有愛針線能徹底改變我們思維。
感受針線創作能撞進心坎,搖動心緒,
讓針線情感,轉介在作品上,讓作品自己說故事,
那是作者必須在拿針縫布時分,專注檢討修鍊運針,
才能使作品表現打動人心,引發共鳴,並非只是美。
而這一切全賴個人真心誠意結合情感,
將這份心傳送出去。
透過「時間」把技藝的種種認知差距,
貫穿一起是作品完成的事實,
而非作家有非凡藝高一等。
平心而論,對小草而言,
是為下幅創作的探索之路未完待續。
多年來有幸得知,手縫興起生機,一再翻新思維,
才耐心承受一則則提醒,喜獲諸多「智識」。

一棵樹成長過程,
不會是我們短暫所見的現況,那麼簡單,
透過各種面向看樹,各有不同解讀。
不理解樹的人,看它的外觀;
了解植物的人,觀察入微細細解讀。
無論懂不懂植物,
都在第一時間被枝葉或是形狀吸引。
而我們所看的當下,都是因時間累積成的一切。
同樣的拼布作家也是由時間堆集成針線成就。

植物學家可以從觀察細節,知曉樹的成長,
拼圖般拼湊起來,拼布人亦然如此這般。
所不同的是,針線把作家情緒波動而起伏不定。
當作品縫製完成時,其實是情緒消耗彈絕之時,
顯然我們看似容易的拼布作品,並非簡單,
其中包含自我反思,心靈探索,
及技術演練,挑戰勝算。
群樹之間也有挑戰勝負,針線技術也一樣。
要讓作品不斷興起生機,讓創作有欣欣向榮表現,
當然必有一番用心經營。

為什麼說,作品完成不代表做對了什麼?
會了什麼技術?懂什麼深明大義?
在長達四個月或是半年的手縫期間,
如何堅定耐力,把持毅力,
把握初心,一心不變持針?
當然,大樹成長不可能沒有大風大雨;
拼布創作期間,也會有修改,改變技法的機會。
樹是在大自然環境身處危機;
針線創作瀕臨危機的處境一樣是心有戚戚。
為了完成作品必經修改調整,
故而不一定是最初計劃,也不一定是對的選擇,
僅能在當下的技術、時效、材料等等,
做不確定的抉擇,
只是以完成作品為優先,而做對的事。

當我們做對的是完成一切挑戰。
無論面對什麼抉擇,
都必須面對自我內心掙扎,及挫折,
原因是自己的創作,自己負責,
「過程」如果是最珍貴所得,
那麼作品表現,正是永遠的紀錄,
這是小草的心得!
與大德們分享!感恩之至!
祝福大家平安健康,
天佑台灣,國泰民安,風調雨順。

願此薰習,供養針線,
定持手縫,調伏其心,
悲智雙運,福慧雙修,
法喜充滿,祝福十方。

全站熱搜

拼布玩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